忍者ブログ

香港康心|Y-DNA验血鉴定

香港康心可以预约九价HPV疫苗了_香港康心预约|香港验血报告|七周验血准确率高|达雅高DNA查男女|香港正规化验所|预约香港医生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是柳來他是風


春天,和風送暖。我就是一株小小的綠柳,站在一處小小的池塘邊上。感受著風的溫度,看我的枝條飄舞,風讓我充滿了羡慕的感覺。於是我很想看風長得什麼樣子!

池塘裏的碧水,在風經過的時候,起一層層漣漪,蕩起層層微波。我歡欣鼓舞,風長的真好看,那層層漣漪下幽幽水草隨波舞蹈。

風撫過池邊綠草,草兒都低伏了腰身,對著風恭敬的行禮。風是令人尊敬的!風兒吹過,帶出一陣陣悅耳的音率,啊!風還是個音樂家!

池塘邊上的我,我是一株小小的柳樹!從此心裏有了夢想,夢醒那天馬行空的風能為我駐足,他帥,他多才,他惹我愛!

我的願望終於在一個柳絮飄飛的日子裏實現。風兒圍著我旋轉,把我的絮兒帶的漫天飄揚。我的激動,我的感恩,我的心情隨著柳條飛舞。我感受到了風的溫度,柔柔的,讓我陶醉,讓我墜入夢裏不想清醒。他的撫摸是我這輩子最美的期待,我愛,愛這暖暖的柔意,我的心深深地沉入到風給我營造的浪漫裏,不可自拔的我這株小小的柳樹,深深地愛上了風的灑脫,風的不羈。

火熱的夏季,是風休息的日子。這個夏季也是我最幸福的時刻,風的溫柔我有了深深地體會。他的撫摸似有似無,溫柔到不可觸摸,就好像是夢幻裏的浪漫,讓我這株小小的柳樹,在這美夢裏不想出來。

知了聲嘶力竭的鳴叫,因為有了風的陪伴,我也像聽音樂會般的陶醉,我知道,風就在身邊!驕陽似火,我不覺得熱,風就在我的身邊,為我送來清涼,我們的浪漫一直在繼續,我時刻陶醉在風的溫度裏!

每當看到路過的行人,熱的汗流浹背。我的心就很驕傲,我不熱,我有風!池塘也沒有了漣漪,水準如鏡可以照到我的影子,我青翠的柳葉,因為風的陪伴,越發的綠的滴翠。對著湖面梳妝,我要用我最美好的妝容,使風對我的愛沒有遺憾!呵呵,風兒就陪我在身邊,我感受到他的存在,他的溫柔依舊讓我留戀。

秋天是一個成熟的季節。我看著遠方原野裏的一片金黃,那耀目的顏色是這田野中的一到靚麗風景。我愛看,那是風兒的功勞!因為風,我驕傲!無數花兒都為他折腰,我曾經因為這個而擔心,擔心因為那些花兒的美麗,讓風兒失去對我的溫柔!傻傻的笑過,風對我的熱情依舊!我時刻感覺到他的溫柔撫摸,這讓我一直很陶醉!

我幸福的看著風兒自我身邊吹過,有時會在我身邊打一個旋轉,發出一聲快樂的笑聲,然後向著原野飛去,在那裏為我舞蹈!我的幸福滿滿的,那都是因為風的存在!

有時我會舞動著我的枝條,和風一起在這個豐收的季節裏快樂的舞蹈!還把自己的綠葉撒的滿天飄飄,就像快樂的音符,在我們身邊飄搖!我愛,我愛極了和風的舞蹈,那是我們愛的象徵!

冷冽的冬天到來,我的瑟唆,讓我失去了往日的浪漫,看著我光光的臂膀,我冷,我苛求風為我帶來溫暖,看他在田野裏呼號,我頭一次感覺到了風的殘酷。很怕,很怕他對著我大聲叫鬧,他在我光光的枝條間旋轉,用冷冷的目光看著我,就像看一頭待宰的羔羊。他肆虐的穿過被他摧殘過得花花草草,就連那沉默的土石都不放過。我看的心驚肉跳,瑟嗦瑟嗦在瑟嗦,很想把自己藏在一個風找不到的地方。可是,風無所不在,我的絕望任誰都看得出來!沒有淚,那些東西是風所不能容忍的,沒看那池塘的水,也被風吹的有了一層層的波浪。

我哀求風放過我,我已經一無所有!風卻對我更殘酷的糾纏,我這小小的柳樹,怎經的風的怒號,我的根須眼見著裸露在風的目光下,風的獰笑,成了我永久的夢魘!

我慢慢的倒下,看著根須的裸露在寒風中,我生存的根本就這樣失去了生命的最後的風華,我的不甘也隨著對風又愛又恨的心情裏煙消雲散!
PR

非我愿


当有一天,我不再怕鬼,不再任性,不再轻易哭哭啼啼,那是怎样可怕的成长。我是摩羯座,星座解说里那个自我、冷漠、孤僻的工作狂。从知道自己是摩羯的那一天,就开始极力否定这一事实,因为不接受那些对摩羯的评判,后来却发现,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摩羯。

大一年级就要结束了,在青岛这个美丽安静的城市,最好的就是难过时,有海可以陪伴,海是寂静的,它包容一切,包括我所有的负面情绪:莫名其妙的坏脾气、和男朋友吵架、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教导员说,大学最主要的不是学到了多少专业知识,而是人脉的积累。我讨厌这样的说辞,一个简单的“人脉”就概括了我们自以为是的友情。很多人都说,大学会教会你很多东西,渐渐的体会到,从单纯的中学到社会之间,大学是扮演着一种过渡的角色,承上启下,你依旧留恋中学的纯真,却只能在原地接受现实的冷暖。人的成长过程必然是一部血泪史,忙碌、麻木、疲惫仿佛早已成为成年人的代名词,所以都怀念童年,那个叽叽喳喳在池塘边,榕树下,秋千上,执着的年纪。

开始大大方方的谈爱情,因为我们早已过了被禁严的早恋的年纪,有人说,大学是校园,却没有了纯美的爱情,他们说我们很适合,所以就在一起了,如果感觉不对就分开了,无关痛痒。你不知道阳光的他曾为一个女生低到尘埃里,你不知道沉默的她说不相信爱情,是受过多大的伤害。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谈不上多么惊世骇俗,却是我们心中永久的纪念,因为青春只有一次。他和她,各自走天涯。空间中那些的看不懂,明白的人不会细问,都是无法言说的感情,我们没有参与其中,作为旁观者冷眼相看,或许就是对他人最好的尊重。总是为别人而感动,想象故事发生在哪一个古老的城市,自是伤痛、迷人。

幼年起,就一直陪在我身旁的鬼怪,依然在某个角落里等着来吓唬我;活跃多年的泪腺,仍旧以泪水清洁使我双目清澈;老公 还会宠爱的抱着我,让我任性撒娇,但愿纯真依旧。我是多麼懷念那些從前,卻也只能笑著說再見 憂傷青春,觸動心靈 記憶深處的那條小溪 幸福擁抱明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跪著寫字乞討的人 如葉漾在霍童溪 立夏,閑語 成長的舞臺 放棄有時候才是華麗的開始

在馬戲場頂層樓座


如果馬戲場上有個荏弱並且患有肺癆的旅行團馬術女演員騎在腳步不穩的馬上,在不知疲憊的觀眾面前,被冷酷的團主揮鞭驅趕著,經年累月不歇息地繞圈跑,她身穿緊身衣,飛騎而過,拋著飛吻,全身顛簸著,如果這表演在樂隊和通風機不停的喧鬧聲中,向著不斷張開的灰暗的未來一直延續下去的話,伴著無異於汽錘的掌聲的起落,那麼,說不定有個坐在看臺頂層的青年觀眾會沿長長的樓梯穿過所有的席位跑下來,沖入馬戲場,大喊一聲:停!他的聲音穿透配合著表演的樂隊號角聲。

然而因為事情不是這樣,而是拉幕人穿著號衣,神采飛揚地拉開帷幕,一個臉色紅潤皮膚白皙地漂亮女孩飛奔入場,馬戲團主以全心效勞的態度追隨著她的流動數據目光,在她面前馴服得像只忠心的動物對她喘著氣,他小心翼翼把她托上了圓斑灰白馬,就好像他最親愛的孫女將踏上危險的征途。揮鞭催馬之前他遲疑不決,最終 抑制自己打出一聲響鞭,他張著嘴跟在馬的旁邊跑,密切注視著女騎手的跳躍,簡直不明白她如此高超的表演藝術是怎麼來的。

他用英語喊叫著要她小心,又怒氣沖沖地提醒拿著圈的小廝要注意。在表演危險的騰空翻身絕技時,他對樂隊高舉雙手示意停止奏樂,最後把這小女孩從顫抖著的馬背上扶下來,親吻她的雙頰,觀眾的歡呼聲再熱烈他都嫌不夠。這時,她被他撐著,在塵土飛揚的周向榮醫生場地上踮起腳尖,張開雙手,可愛的頭向後仰去,要同整個馬戲場內的人分享她的快樂,——因為事情是這樣,坐在看臺頂層的那位觀眾就把臉靠在欄杆上,當表演者退場時,他猶如身陷噩夢,不知不覺地哭泣起來了。

我二十一歲那年


因此偶爾有人說我是活在世外桃源,語氣中不免流露了一點譏諷,彷彿這全是出於我的自娛甚至自欺。我頗不以為然。我既非活在世外桃源,也從不相信有什麼世外桃源。但我相信世間桃源,世間確有此源,如果沒有恐怕誰也就不想再活。倘此源有時弱小下去,依我看,至少譏諷並不能使其職位強大。千萬年來它作為現實,更作為信念,這才不斷。它源於心中再流入心中,它施於心又由於心,這才不斷。欲其強大,舍心之虔誠又向何求呢?

也有人說我是不是一直活在童話裡?語氣中既有讚許又有告誡。讚許並且告誡,這很讓我信服。讚許既在,告誡並不意指人們之間應該加固一條防線,而只是提醒我:童話的缺憾不在於它太美,而在於它必要走進一個更為紛繁而且嚴酷的世界,那時只怕它太嬌嫩。

事實上在二十一歲那年,上帝已經這樣提醒我了,他早已把他的超級童話和永恆的謎語向我略露端倪。

住在四號時,我見過一個男孩。他那年七歲,家住偏僻的山村,有一天傳說公路要室內設計修到他家門前了,孩子們都翹首以待好夢聯翩。公路終於修到,汽車終於開來,乍見汽車,孩子們驚訝兼著膽怯,遠遠地看。日子一長孩子便有奇想,發現扒住卡車的尾巴可以威風凜凜地兜風,他們背著父母玩得好快活。可是有一次,只一次,這七歲的男孩失手從車上摔了下來。他住進醫院時已經不能跑,四肢肌肉都在萎縮。病房裡很寂寞,孩子一瘸一瘸地到處竄;淘得過分了,病友們就說他:“你說說你是怎麼傷的?”孩子立刻低了頭,老老實實地一動不動。 “說呀?”“說,因為什麼?”孩子囁嚅著。 “餵,怎麼不說呀?給忘啦?”“因為扒汽車,”孩子低聲說,“因為淘氣。”孩子補充道。他在誠心誠意地承認錯誤。大家都沉默,除了他自己誰都知道:這孩子傷在脊髓上,那樣的傷是不可逆的。孩子仍不敢動,規規矩矩地站著用一雙正在萎縮的小手擦眼淚。終於會有人先開口,語調變得哀柔:“下次還淘不淘了?”孩子很熟悉這樣的寬容或原諒,馬上使勁搖頭:“不,不,不了!”同時鬆了一口氣。但這一回不同以往,怎麼沒有人接著向他允諾“好啦,只要改了就還是好孩子”呢?他睜大眼睛去看每一個大人,那意思是:還不行嗎?再不淘氣了還不行嗎?他不知道,他還不懂,命運中有一種錯誤是只能犯一次的,並沒有改正的機會,命運中有一種並非是錯誤的錯誤,(比如淘氣,是什麼錯誤呢?)但這卻是不被原諒的。那孩子小名叫“五蛋”,我記得他,那時他才七歲,他不知道,他還不懂。未來,他勢必有一天會知道,可他勢必有一天就會懂嗎?但無論如何,那一天就是一個童話的結尾。在所有童話的結尾處,讓我們這樣理解吧:上帝為了錘煉生命,將佈設下一個殘酷的謎語。

住在六號時,我見過有一對戀人。那時他們正是我現在的年紀,四十歲。他們是大學同學。男的二十四歲時本來就要出國留學,日期已定,行裝都備好了,可命運無常,不知因為什麼屁大的一點事不得不拖延一個月,偏就在這一個月裡因為一次醫療事故他癱瘓了。女的對他一往情深,等著他,先是等著他病好,沒等到;然後還等著他,等著他同意跟她結婚,還是沒等到。外界的和內心的阻力重重,一年一年,男的既盼著她來又說服著她走。但一年一年,病也難逃愛也難逃,女的就這麼一直等著。有一次她狠了狠心,調離北京到外地去工作了,但是斬斷感情卻不這麼簡單,而且再想調回北京也不這麼簡單,女的只要有三天假期也迢迢千里地往北京跑。男的那時病更重了,全身都不能動了,和我同住一個病室。女的走後,男的對我說過:你要是愛她,你就不能害她,除非你不愛她,可那你又為什麼要結婚呢?男的睡著了,女的對我說過:我知道他這是愛我,可他不明白其實這是害我,我真想一走了事,我試過,不行,我知道我沒法不愛他。女的走了男的又對我說過:不不,她還年輕,她還有機會,她得結婚,她這人不能沒有愛。男的睡了女的又對我說過:可什麼是機會呢?機會不在外邊而在心裡,結婚的機會有可能在外邊,可愛情的機會只能在心裡。女的不在時,我把她的話告訴男的,男的默然垂淚。我問他:“你幹嗎不能跟她結婚呢?”他說:“這你還不懂。”他說:“這很難說得清,因為你活在整個這個世界上。”他說:“所以,有時候這不是光由兩個人就能決定的。”我那時確實還不懂。我找到機會又問女的:“為什麼不是兩個人就能決定的?”她說:“不,我不這麼認為。”她說:“不過確實,有時候這確實很難。”她沉吟良久,說:“真的,跟你說你現在也不懂。”十九年過去了,那對戀人現在該已經都是老人。我不知道現在他們各自在哪兒,我只聽說他們後來還是分手了。十九年中,我自己也有過愛情的經歷了,現在要是有個二十一歲的人問我愛情都是什麼?大概我也只能回答:真的,這可能從來就不是能說得清的。無論她是什麼,她都很少屬於語言,而是全部屬於心的。還是那位台灣作家三毛說得對:愛如禪,不能說不能說,一說就錯。那也是在一個童話的結尾處,上帝為我們能夠永遠地追尋著活下去,而設置的一個殘酷卻誘人的謎語。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08/16 pjbhee]
[08/13 fuseicuv]
[07/16 ornfitfp]
[05/21 levitra]
[05/21 levitra]

プロフィール

HN:
香港康心|Y-DNA验血鉴定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